“这都是关于我的,我,我!”为什么孩子们花更少的时间做家务

作者:松止

<p>今年8月,财政部长斯科特莫里森警告称,“澳大利亚有一代人正在成长,期待着政府的施舍”</p><p>研究人员将此标记为“我的一代”</p><p>有些人甚至说我们正面临着“我,我,我的流行病”</p><p>那么为什么今天的年轻人变得更加自恋呢</p><p>根据研究,年轻人的同理心水平的下降部分是由于20世纪80年代父母教养方式的变化</p><p>在过去,父母将孩子作为一种手段,为家庭生存获得实际甚至经济支持并帮助其茁壮成长</p><p>但现在,儿童被视为一种情感资产,其主要目的是被爱</p><p>父母现在倾向于更加重视培养后代的幸福和成功</p><p>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随着生活条件和技术(包括洗衣机和洗碗机的发明)的改善,孩子们在家里做家务的时间减少了</p><p>如今,儿童不再被视为贡献者,他们的工作对于家庭的生存及其茁壮成长的能力至关重要</p><p>父母的关注点已从家庭责任的发展转向儿童幸福和成功的发展</p><p>结果,儿童的权利意识被夸大了,但责任的培养已经被抛弃了</p><p>因此,家务没有像以前那么重要</p><p>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来说尤其如此,他们经常被称为“小皇帝”和“小公主”,他们是在1979年到2015年之间独生子女政策下出生的</p><p>这些孩子的父母,其中大部分都经历过中国的苦难</p><p>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,发誓不要让他们遭受的痛苦发生在他们唯一的孩子身上</p><p>他们绝大多数都专注于他们的孩子,导致许多孩子不承担家务责任,包括家务</p><p>西方的儿童也是如此</p><p>研究发现,只有不到30%的美国父母要求孩子做家务</p><p>正如学者理查德·伦德在他的着作“养育可爱的孩子”中所说的那样:“今天的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把时间花在可以带来成功的事情上,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我们已经停止做一件事实际上已被证明是成功的预测因素 - 而且这是家务杂事</p><p>“传统上,家务是一种家庭义务</p><p>他们很辛苦乏味</p><p>但是研究表明,参与日常琐事可以帮助孩子培养社会正义感,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这样做,这充分体现了公平的理念</p><p>家务活也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培养家庭纽带和责任感的工具</p><p>儿童社会正义的发展意味着儿童认为他们与父母的关系是双向的,而不是片面的</p><p>家庭纽带有两个相互作用的维度:父母爱孩子,孩子们感谢父母的牺牲</p><p>对于后者,只有通过道德推理,更重要的是,纪律(家务)才能将父母的爱转化为实践,....

上一篇 : 玛丽莱希
下一篇 : Christina Ho